尤物久久99国产综合精品_亚洲精品国产精品乱码不卡_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_吉林小伟高清xnxx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欧美、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以及高清美眉图片、激情小说。欢迎收藏

    无尽繁殖产卵的世界

    第四章 莎拉的秘密
      魔王都,白德奥郎的实验室。
      刚刚结束了第二次母胎产卵的露琪亚被从触手上解了下来,新任少女魔王接过卡妮朵递过来的衣服摸摸地穿戴起来。丝绸的衣料与赤裸的白嫩肌肤轻轻摩擦着,让露琪亚才恢复不久的俏脸又浮起一丝红润,她不动声色地喘息几下。
      “殿下……”
      卡妮朵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的主君。第二次母胎产卵的时候,她终于结束了作战会议可以前来陪伴,可却被白德奥郎以实验机密为由拒绝入内,争辩许久之后,白德奥郎以结束协议为威胁。露琪亚只得要求卡妮朵守在门口,等产卵结束才可以进来。最关键的时刻看不到自己主君的情况,让卡妮朵心里的不安越发大了。唯一让她有所安慰的是,露琪亚的状态除了看上去有点疲惫之外都还不错,看来自己守在门前,那个卑劣的下等魔族也不敢玩出什么花样。
      “怎么了?卡妮朵。”
      露琪亚平复下心情,微笑着问。
      “那个……殿下。您还好吗……那个……是不是很疼?”
      卡妮朵破天荒的有些扭捏。她知道自己这么问很不合适,但看到之前离开实验室的那些丑陋的食尸鬼。她实在是很担心露琪亚。
      “没有啊。它们……嗯……都很和善。妾很感激它们。”
      露琪亚很认真的说道。少女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娇小的身体被两只食尸鬼夹在中间玩弄的样子,以及和它们激烈热吻的情景。新任少女魔王的身体又有点发热了,那些食尸鬼们虽然长得不好看,可真的很和善的,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母胎无怨无悔地贡献着宝贵的精液,它们真的很好。自己下一次要对它们更加温柔才是。
      “那就好……”
      听到露琪亚的回答,卡妮朵送了口气,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主君此刻已经开始有些扭曲的思想。
      “呵呵呵呵,尊敬的露琪亚殿下,卡妮朵将军。第二次的产卵十分顺利,这一次一共产出了13枚食尸鬼的蛋,很快您的军队就会增加13个强大而忠诚的食尸鬼战士了。”
      白德奥郎说道,他的姿态很低,语气也十分恭敬,让卡妮朵都找不到可以发火的地方。而且从第一批出生的9名食尸鬼战士可以看出,它们不但完美得继承了父亲的能力,而且在各方面上都要更强大一些。最关键的是,它们十分的忠诚。就算卡妮朵再不喜欢白德奥郎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已经成了王都无可取代的人之一。
      “很好,白德奥郎先生,妾很高兴,等到危机解除,妾一定会奖励你的忠诚。”
      露琪亚神色复杂地看了眼自己产下的蛋。微微甩了下脑袋说道。
      “乐意为您效劳,我的殿下。”
      白德奥郎躬身答道。
      “卡妮朵,战况如何了?”
      离开实验室之后,露琪亚问道。
      “不太好,敌军占领了里希特斯之后正在休整,但已经有不少小股的斥候出现在王都附近跟我们的侦查队交上了火。互有胜负。”
      卡妮朵答道。
      “是这样吗……咱们的兵力还是不足,也许妾应该把受胎的时间缩短一些。”
      露琪亚喃喃的说道。
      “什么!不行。”
      卡妮朵惊道。
      “卡妮朵,妾只是稍微有点累而已,身体上并没有问题,2日的休息时间太长了,有这个时间,我们会损失多少战士呢?”
      露琪亚有些不满的说道。
      “即便如此,将这些全部压在殿下身上,实在是太沉重了,我们这些将军……总之,我不赞同殿下这么做。”
      卡妮朵严肃的说道。
      “额……好吧。妾明白了。妾会考虑的。”
      露琪亚笑了笑。继续说道:“那么,咱们先出吃饭吧。妾已经有些饿了。”
      “是的。我的殿下。”
      另一边。摆弄着实验报告的白德奥郎一侧头,发现兽人少女推门走了进来,她的手中牵着一条链子,链子系在原圣龙帝国的小公主,人类少女塞尔娜脖颈上的奴隶项圈上。这位曾经的高层圣洁的小公主此刻全身赤裸着,曲线玲珑的身体被银色的铁链捆成龟甲缚的淫荡姿势,小穴和后庭里还塞着粗大的假阳具。随着双腿的走动疯狂地刺激着少女的身体。
      “哦?菲琳,有什么事情。”
      白德奥郎问兽人少女道。
      “主人,这个小奴隶有事情要向主人汇报。”
      兽人少女菲琳说着一拽链子,将塞尔娜弄得一个踉跄。不过这位小公主很快就调整好姿势,双腿一弯跪在地上。
      “主人~淫乱的母胎塞尔娜有事情要禀告主人。”
      塞尔娜娇媚的说道。
      “呵呵呵呵,塞尔娜还是这么懂规矩,说吧,什么事情?”
      白德奥郎夸奖一声问道。
      塞尔娜并没有直接说,而是很得意地看了兽人少女菲琳一眼。弄得菲琳皱了皱眉,冷哼一声。她自然明白,塞尔娜这是要邀功,以显示她在主人身边的地位。
      “菲琳,你先出去吧。”
      果然,菲琳听到主人这么说道。兽人少女攥紧了手,可惜她就算再不甘心也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
      “好了。什么事说吧。”
      白德奥郎很乐意见到身边母胎们的竞争,实际上,这些都是他暗中挑起的。任何人都不能专宠,所有人母胎性奴都必须要千方百计讨好主人才能得到奖励。
      “是的~~~~主人~~~~~塞尔娜发现~~~”小公主迈动着修长的美腿,伏在白德奥郎耳边轻轻地说着。
      白德奥郎有些浑浊的双目猛然一亮,一把将塞尔娜拉到怀里,双手大力揉弄着少女在龟甲缚的绳结下更加坚挺的酥胸,哈哈大笑着说道:“非常好,小淫奴你这次立了大功了,想要主人如何奖赏你呢。”
      “奴婢的身体和心都是主人的所有物~不敢要什么奖赏~”塞尔娜的小嘴里发出快乐的喘息声。
      “呵呵呵呵,小嘴还是这么甜,作为奖励,这一次主人允许你在旁边帮忙。”
      白德奥郎奸笑的说道。
      “是~奴婢谢谢主人~”小公主看起来十分高兴,主动送上香吻。
    ——————————————————————————-
    莎拉-库迪罗伊。魔王都最著名的医师,一手高明的水系治疗术活人无数,在王都的民众间拥有巨大的声望,被称之为‘水蓝色的天使’她从上一代魔王在位时就已经在王都开设了医馆,几乎是看着新王露琪亚长大的。在老王去世的时候,莎拉也坚定的支持露琪亚登基,是魔王少女最有力的臂膀之一。
      而此刻,这位水蓝色的天使正在夜幕下的王都轻手轻脚地走着,好看的秀眉紧紧皱在一起,精致的脸蛋儿上流露出忧郁和不安的情绪。她再一次看向周围,因为战争临近,王都正在实行宵禁,夜晚的行人大大减少。这给她提供了不少便利。
      终于确认没有人发现自己的踪迹,莎拉送了口气,可看上去越发的不安了,她犹豫很久,才小心翼翼地推开了白德奥郎实验室的大门。
      “呵呵呵呵,欢迎。水蓝色的天使能够大驾光临让我感到十分的荣幸。”
      白德奥郎张开双手说道。
      “我来了,也遵守了你的要求,现在请你告诉我,你都知道了什么?”
      莎拉双手环抱着胸口,故作镇定的说道。
      “不急不急,现在我有一个疑问,需要莎拉小姐为我解惑,听说从前代魔王登基不久,你就在王都出现了。到现在已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莎拉小姐还是那么的成熟性感呢?”
      白德奥郎淫邪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莎拉说道。
      的确,莎拉-库迪罗伊不但是个出色的医师,同时也是个了不得的美人儿,她拥有着一头棕色的披肩发,樱唇丹红,眉枝如画,脸蛋儿精致得让人惊叹,那白美的胴体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似美玉天成一般,那水蓝色的法师服紧紧地贴在身体上,衬托出她那高耸的双峰,就算有内衣的束缚,都在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着。法袍的下摆只到膝盖,露出那双动人小腿的同时,还勾勒出美人儿那丰满的美臀。简直是个绝世的尤物。
      “这有什么不对,高等魔族的寿命是很长的。”
      莎拉全身一抖,连忙说道。
      “呵呵呵呵,虽然如此,但几百年来相貌却没有丝毫的变化,这可不是高等魔族能够做到的事情。”
      白德奥郎说道。
      “你究竟想说什么。”
      莎拉怒道。
      “得了,我也懒得兜圈子了,那么重新称呼一下吧。王都最著名的医师,水蓝色的天使,淫魔莎拉-库迪罗伊小姐。”
      白德奥郎沙哑的说道。
      听到白德奥郎的话,莎拉的俏脸瞬间苍白起来,她摇晃了两下,一跤坐倒。
      “呵呵呵呵,淫魔一族。拥有悠长的生命力,依靠吸食雄性的精液来荣葆青春,生性淫乱邪恶,千年前曾经祸乱整个魔族王国,终于引起众怒被绞杀殆尽,没想到在魔王都竟然还有一只残余。莎拉小姐,看来你很明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这条真理呢。”
      白德奥郎看了眼莎拉惊恐的脸色,继续说道:“其实莎拉小姐已经隐藏的很好了,利用医师的身份治病救人得到人民尊重的同时,还可以不引人注目地收集到雄性的体液。真是一举两得。不单单如此,就连淫魔族特有的螺旋状双角也被你用水系的幻化术隐藏了起来。同时用号称最平和的水系魔法来隐藏自己淫荡的本性。怪不得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被人发现。可惜啊,我这个小奴隶是个少见的光属性,她才一靠近你的医馆,就发现了你本来的面目。”
      “我……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莎拉看了眼站在站在白德奥郎身边,全身赤裸着被银色链子以龟甲缚的手法捆成淫荡姿势的少女。低声说道。
      “呵呵呵呵,很简单,我喜欢莎拉小姐可以成为我的淫奴母胎。”
      白德奥郎说道。
      “你休想!我是不会成为你的奴隶的。你不要做梦了。”
      莎拉喝道。她站起身来,水蓝色的法袍迎风飞舞,一团水球正在她的掌中聚集。
      “莎拉小姐似乎还不太明白自己的处境。塞尔娜。”
      白德奥郎低声说着,在他身边的奴隶少女全身一闪,以光属性特有的瞬移魔法闪到了莎拉的面前,用膝盖狠狠地顶在了女医师的小腹上。
      莎拉闷哼一声软倒在地,手中的水元素消散一空。缩起身体干呕起来,淫魔族本就不擅长战斗,她所学习的水元素魔法更是偏于辅助系。根本就不是曾经接受过皇室正统战斗训练的塞尔娜的对手。
      “不许过来!我……如果我明天不出现在医馆,你知道后果的。”
      莎拉眼睁睁地看着白德奥郎的身体分离出触手,立刻惊慌的叫道,“呵呵呵呵,那好,我也很想知道,如果那些爱戴你的民众,听到你这个医师其实是个邪恶的淫魔时会是什么表情,别忘记了,千年前的乱世,它们不知道有多少祖辈死在了你们淫魔的手中。你觉得它们如果知道了真相,是会救你呢?还是会当场扑过来把你撕个粉碎?”
      白德奥郎淫笑着,他的触手将莎拉提了起来,双手扳到身后捆住。好几条小触手伸到女法师的下身。
      “不要!求求你,不要说。”
      莎拉全身颤抖着叫道。她感觉到布满了粘液的触手正在从她的小腿处开始向上移动,这种触感让女医师后背发冷,白嫩的肌肤抖索着。
      “那就要看看你的表现了。”
      白德奥郎“我……不……不要……”
      莎拉看着肉蛇一样的触手毫不费力地推开了法师袍的下摆,伸出到了里面,抚摸着光滑的肌肤。
      女医师明白自己将要遭遇到什么,她无助的闭上了眼睛,触手的粘液很快就涂满了她的双腿,在黏糊糊的不适感之外,一种痒痒的发热感开始侵袭她的身体。
      对待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的猎物,触手好似满满地品味着一般,丝毫没有着急的意思。它们爬上了莎拉大腿内侧,用满是细小颗粒的脊背开始缓慢而有节奏地隔着内裤摩擦着女医师的下体。很快,女医师的内裤也被粘液沾满了。
      莎拉已经无法求饶了,她死死地闭住嘴巴。拼命地忍耐着体内的感觉。她的身体,已经感受到了快乐。娇嫩的小穴开始抽搐起来,一些明显不是触手粘液的液体顺着她雪白的大腿缓慢地流下。
      (我……这样悲哀的身体)莎拉闭着的双眼流出了眼泪,强烈的屈辱包裹着她的内心。
      但是这种心情很快就消失了,她的法袍被扯碎,只穿着内衣的身体被触手拉扯着来到白德奥郎的面前,已经脱光衣服的丑陋下等魔族淫笑着,双手扶住女医师水蛇一般的小腰,用那狰狞的肉茎拨开了已经湿淋淋的内裤布边。将龟头压在了小穴口处。
      “不~求求您~~~不要~~不可以放入啊啊啊啊啊!”
      莎拉睁开眼睛呼喊着,可她拒绝的言辞很快就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娇声。
      狰狞的肉棒整根没入了女医师的小穴,许久没有得到过安慰的肉穴瞬间变得敏感异常,它紧紧地包裹着火热的肉茎,粉嫩的肉壁拼命地蠕动起来。
      “呵呵呵呵,好紧啊,看来可怜的莎拉这几百年都没有怎么满足过。今天就让我来好好的安慰你吧。”
      白德奥郎一语中的,的确,虽然在王都当医师是个很好的掩护,可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莎拉哪里敢真正的交合,用来保持青春的雄性精液都是在麻醉病人之后才取到直接口服的。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得到真正的肉棒了。
      肉棒快速得抽插着,每一次都狠狠地击打在子宫口处,带起噗嗤噗嗤的淫乱水声,那升天一般的强烈快感让莎拉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好漂亮的巨乳啊~姐姐的身体真让人羡慕~”塞尔娜娇媚的说着,用白白的小手覆盖在莎拉丰满的酥胸上。肆意地揉弄起来。
      “啊~~~~啊~~~~~胸部~~~~~胸部好奇怪。”
      莎拉娇叫着,小嘴里吐出炽热的气息。
      “嘻嘻,姐姐的乳头已经硬邦邦的了,好淫荡哦~”塞尔娜掐了掐女医师白嫩的乳头,将小手转移到了雪峰山红色的小凸起处。
      “啊~~~别碰~~~~别碰那里。”
      只是轻轻的擦拭,就有如同电击一般的快感涌入了脑部,莎拉拼命地摇着脑袋。
      “咯咯~莎拉姐姐的反应好可爱哦~塞尔娜好喜欢姐姐~”塞尔娜娇媚的说着,她的小手却用手指夹住了女医师的两个乳头,突然发力狠狠地一捻。
      “嗯!呜呜呜呜呜呜~~~~~~~~~”捻动的瞬间,莎拉的意识一下子变得空白起来,远超过预想的,激烈的欢乐让她昂起头来,睁大着双眼全身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被潮湿的汗沾满的白嫩巨乳被小手解放了,可触手立刻侵入上来,肆意地责备着两团儿散发着女人香味的软肉。女医师的乳房被从根部紧紧的缠绕着,那原本就丰满的乳房显得更加硕大了。白嫩的乳肉在触手的挤压下开始不停地变形。
      “嗯~~嗯~~~嗯~~嗯~~~~~”莎拉的小嘴里连续不断地发出娇媚的呻吟,疯狂地甩动着她那棕色的秀发。身体仿佛着了火一样,充满了快乐。很快的,莎拉感觉到一个冷冰冰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菊蕾上,冰冷的触感让她稍微恢复了些理智。
      “不要~请~~~屁股不要~~~~啊啊啊~~~”莎拉的瞳孔流露出极度的悲伤意味,她的话语没有任何作用,穿戴上假阳具的塞尔娜用小手分开女医师丰满的臀肉,将假阳具毫不留情地顶了进去。
      排泄的地方被如此的侵入,莎拉百年来形成的道德观念让她充满了背德的罪恶感,可那直肠中的强烈快感比起小穴来,更让身为淫魔的她无法抗拒。两个肉棒就隔着一层的薄膜交替着抽送着,发出一声声的淫乱水声,飞舞的爱液让莎拉好似在跳一曲隐緋至极的舞蹈。下半身如同海啸般的快感让女医师坚强的外衣逐渐崩塌。
      “嘻嘻,被同时干着小穴和屁股都流了那么多水儿,姐姐淫乱的样子如果被同伴看到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塞尔娜轻声说道。
      (同伴,啊,那样的,我淫乱的样子)莎拉的心瞬间抽紧了,她的脑海里浮现出露琪亚等人见到她这幅模样之后的表情,那种深深鄙视的目光立刻崩断了女医师最后的理智神经。
      “那样~~~那样的~~~~~~请不要看~~~~请不要看啊啊啊~~~~~~”莎拉感觉自己的身体好热,小穴热,后庭热,胸部热。什么都热。她已经不行了。
      "我愿意~~~我愿意当母胎~~~~~性奴~~~~不要~~~不要让她们知道~~~~求求您~~~~“莎拉娇叫着发出了誓言,她的身体再一次达到了高潮。于此同时,白德奥郎的精液也咆哮着冲进了女医师满是淫水的小穴之内……

    第五章 女医师淫堕
      「嗯……嗯……嗯嗯……」
      「呼哧,呼哧。吼。」
      魔王都,白德奥郎的实验室里面,女子的娇声和食尸鬼兴奋的嘶吼回荡着。
      房间里充满了男女交合留下的淫菲气息。
      新任魔王露琪亚全身赤裸着,双手被粗糙的麻绳以后手乳缚的手法捆在背后。这样的束缚令少女青涩的身体即显得楚楚可怜又让人恨不得狠狠地践踏。已经第三次品尝了这具动人肉体的食尸鬼完全没有了当初畏惧的样子,它从后面用粗糙的爪子抱着少女的小腹,挺着腰用粗大的狰狞肉茎一下下地干着已经满是白绸液体的小穴。
      「嗯……嗯……好……好厉害……丈夫先生的肉棒……妾……妾快要不行了……」
      露琪亚大声叫着,她的声音又娇又媚。根本庄严的魔王身份完全不符。再看她那已经鼓起的小腹就会发现,明明已经完成了产卵的任务,可室内的淫戏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嗯嗯嗯嗯……来了,热热的精液又来了……」
      少女魔王扬起脑袋大声娇叫着,食尸鬼强劲地推动着腰,将精液再一次射进了露琪亚的子宫之内。炙热的精液烫的少女全身颤抖,又一次泄了身子。
      「啊……啊……」
      发射过的食尸鬼将肉茎抽离了露琪亚的小穴。失去了力量的支撑,全身无力的少女立刻软倒在了白色垫子上。小嘴里不听地发出可爱的喘息声。她的青涩胸部红通通的,白嫩的身体布满了掐痕,小穴和后庭还在不是流淌出白绸的液体。而让人惊讶的是,被如此粗暴对待的少女脸上却满是满足的样子。
      「起来,你这个下贱的母胎,还没有结束呢,忘记了礼仪了吗?」
      一边的白德奥郎吼道。他特别的强调了「母胎」和「礼仪」两个词。
      「对……对不起……叔叔大人……妾马上就做……」
      少女魔王并没有因为白德奥郎的不敬大发雷霆,反而一脸羞愧的挣扎着坐起身来在垫子上跪好。
      「谢谢……十分感谢丈夫大人们使用……使用母胎露琪亚下流的身体……请允许母胎为丈夫大人们清理一下。」
      露琪亚神色平静地说出了就连妓女都会觉得羞人的句子,但看得表情,似乎再正常不过了。两个享用过少女身体的食尸鬼发出兴奋地嘶吼,再一次凑了过去。将那沾满了污物已经有些软趴趴的肉茎送到了少女的嘴巴。
      「谢谢……那么母胎露琪亚开始清理了……」
      露琪亚这么说着,张开那张诱人的小嘴,好似品尝着什么美味一般小心翼翼地舔舐着食尸鬼沾满了污物的腥臭肉茎。并把上面的精液和爱液全部咽了进去。
      如果此刻有民众推开实验室的门就会惊讶的发现,它们所效忠的,高高在上的君主,名义上统领着整个魔族的魔王少女,此刻竟然全身赤裸着被麻绳捆绑着双手跪在地上,一边儿从小穴和后庭里不停地流水儿,一边儿如同性奴一般卖力地服侍着两只下等食尸鬼的腥臭肉棒。最关键的是,少女的小腹高高的鼓起,明显是已经怀了孕的样子。
      清理完毕之后,食尸鬼们满足的离开了,露琪亚身上的绳子被解开,青涩的身体再一次被触手吊在半空中。
      「干的很好,小露琪亚,今天的受孕十分成功。」
      白德奥郎看着在半空中不停呻吟的少女,夸奖道。
      「嗯……谢谢叔叔……叔叔大人……」
      少女魔王感觉到有些疲惫,不过还是打起精神说道。
      「可是,为了让小露琪亚你成为一个优秀的母胎,今天你的丈夫大人们又一次贡献出了它们最宝贵的精华。」
      白德奥郎一脸痛惜的说道。
      「是……是的……妾……妾很感激……」
      露琪亚连忙说道。
      「它们是如此和善的对待你,可小露琪亚你对它们的态度,让叔叔这个外人看着都觉得伤心呢。」
      白德奥郎继续说道。
      「啊……是……是的……丈夫先生们那么和善……和善地对待妾……妾却……那么的……妾好对不起丈夫先生们。」
      明明被粗暴对待的少女魔王说着说着完全违背事实的话,眼圈居然红了,看上去诡异的很。
      「不过呢,小露琪亚还是有补偿机会的。下一次受胎的时候,要更加听话,全身心地去学习母胎的礼仪哦。」
      白德奥郎乐呵呵地说道。
      「是……是的……妾会更加听话……全身心地去学习母胎的礼仪……」
      露琪亚喃喃地将白德奥郎的话重复了一遍。她完全没有发现,在她的头顶,触手洗脑帽一直闪动着的光晕。
      「呵呵呵呵,很好,那么小露琪亚也累了,好好地休息一下吧。」
      白德奥郎一弹手指,口罩式地触手立刻覆盖上了少女的小嘴喷吐出气体,很快,少女就垂下脑袋沉沉地睡去。她的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
      「做个好梦,小露琪亚。」
      白德奥郎奸笑着,啪啪拍了两下手掌。一脸谄媚的雷奥特立刻推门进入。
      「主人,您忠诚的仆人向您请安。」
      雷奥特作势欲跪。
      「行了,你虽然是擅长拍马屁的犬族,可我并不希望你把这一点发扬光大。」白德奥郎挥挥手。
      「额……不知主人找属下来是为了……莫非?」
      雷奥特看着被吊在半空中睡得香甜的少女,不停地从长嘴里留下口水。那副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发情的公狗。
      「她今天不行,这一次催眠洗脑的成果还需要巩固,如果一不小心玩醒她,我的心血可就白费了。」
      白德奥郎才一说话,就看到雷奥特的狗耳朵无精打采地耷拉下来,顿时没好气的说道:「你可是王都的四将军之一,难道脑子里就只有性性性吗?」
      「不是的。我的主人。我的脑子里除了性,还有钱和权。」
      「……」
      「好了,我知道你的辛苦,这一次叫你过来就是为了给你奖励的。」
      白德奥郎说着,果然看到雷奥特那货瞬间就精神起来。
      「哦,仁慈的主人,能成为您的仆人实在是……额。不知道是菲琳还是塞尔娜?」
      雷奥特刚想拍马屁,见到主人面色不善,连忙改口问道。
      「她们两个你也干过不少次了,这次给你换换口味。」
      白德奥郎说着,轻轻一弹手指,他们所在的房间突然幻化了一下,下一刻两人就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哦……主人。您知道的。我对一般的女性实在是……哦?哦哦哦哦哦,这个难道是!」
      雷奥特对白德奥郎一手神乎其神的空间转换术完全没有反应,他无精打采地说着一抬头。下一刻,这货的狗眼就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大,口水刷刷地流成小溪。
      「呵呵呵呵呵,那么来介绍一下吧。我新的母胎性奴,王都最著名的医师,水蓝色的天使,莎拉-库迪罗伊小姐。」
      白德奥郎十分满意雷奥特的反应,他自傲的说道。
      在他们面前,莎拉全身赤裸着被触手以四马倒躜蹄的姿势吊在半空中,她精致的脸蛋儿火红火红的,好似发烧了一般,皮肤上布满了亮晶晶地汗水。一看就知道已经发情了。
      「我的主人……您实在是伟大的化身……您的光辉……」
      雷奥特兴奋地抓耳挠腮,跟只猴子似得,实在是丢它们犬族的人。
      「好了,这个触手椅子你知道玩法的。好好享受吧。我还需要回去继续洗脑。」
      白德奥郎没有理会雷奥特的马屁,轻轻一弹手指,他的身体开始幻化消失。
      「对了,她之前就已经打过药,你注意点别太过火,不然的话……」
      消失之前,白德奥郎这么说道。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话,但雷奥特已经本能似得一哆嗦。他实在太明白自己主人的恐怖了。从来不敢忘却。
      等到那扭曲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雷奥特才精神起来,他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一屁股坐在莎拉面前那张诡异的触手椅子上。将后背靠了上去,舒服地喘了口气。
      「啊……啊……啊……」
      莎拉并没有被蒙住眼睛,她很清楚地看到了雷奥特,虽然吃惊于白德奥郎的能量,可已经被药物折磨许久的女医师实在没有气力去询问了。
      「感觉怎么样啊,我的女神,水蓝色的天使莎拉小姐。」
      雷奥特用嘲弄的语气问道。
      「啊……我……我好热……」
      莎拉软弱地动着腰,让身体在半空中微微摇晃着,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动作。
      「哦哦?都已经脱光了怎么还会热呢?莎拉小姐你哪里热呢?是这里吗?」
      雷奥特将手指伸入到莎拉的小穴里面轻轻地一搅。
      瞬间,莎拉很短地发出一声哀鸣,大股地爱液从她的小穴里喷了出来,滴滴答答地落到了地上。
      「哦哦,非常对不起,碰到了不应该碰的地方。」
      雷奥特坏笑着,将手指抽了回来。
      「啊啊……啊啊……」
      已经被快感折磨地快疯掉的莎拉用哀求的眼神看着雷奥特,那种渴望的眼神让这位犬族将军充满了满足感。
      「我似乎有点明白了,那么莎拉小姐你是想要这个呢?还是这个?」
      雷奥特晃了晃自己沾着爱液的手指,又用另一只手伸到胯下扯开裤子,捋了捋已经勃起的粗大肉茎。
      「啊……啊……啊……」
      莎拉用火热的眼睛看着那青筋暴露的肉棒,连眼角都流出了泪水。她的小嘴一张一合,极力地想要发出声音。
      「求求……抱我……」
      语气模糊不清,可莎拉确实是在恳求着。对着曾经的同僚,发出了玩弄自己身体的恳求,这对莎拉来说实在是种屈辱。说出这样的话,也意味着她已经放弃了所谓的水蓝色天使高傲的自尊心,一心一意地寻求起快乐。
      可是,坐在椅子上的雷奥特缓慢而又残忍地摇着头。
      「抱?什么意思。你知道我的文化程度不高,这么文雅的词听不懂。」
      雷奥特淫笑着说道。他用手指在女医师的小穴口绕圈,就是不肯前进一步。
      「啊啊啊……」
      莎拉发出小兽般地悲鸣。
      「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地说出自己想要什么。」
      雷奥特这么说道。
      莎拉的脸蛋儿通红一片,几百年地上流生活让她难以启齿,可随着身体反应越发强烈,这些东西很快被她通通丢弃掉了。
      「肉……肉棒……我要……肉棒。」
      莎拉以必死的心情说了出来,这个词出口之后,女医师突然感觉轻松了许多。
      「为什么想要呢?」
      雷奥特继续追逼。
      「我……是个……淫乱的母胎……」
      「什么?听不见?」
      「我是个……淫乱的,需要被肉棒干的……母胎。」
      莎拉扔掉了自尊,大声说道。
      「哦,早说嘛,这样多清楚。」
      雷奥特淫笑两声,大手在触手椅子上摸索一番,按下了一个按钮。吊着莎拉的触手开始调整方位,很快。女医师的脑袋就贴到了雷奥特的胯下,那勃起的粗大肉茎正好对准了小嘴。硕大的龟头在女医师微微的摇晃下,一下下地擦上鼻尖儿。
      「那么,你是想要这个东西吧。」
      雷奥特问道。
      「是……是想要……的。」
      莎拉喘息着说道。
      「既然如此,就表现出你的态度来吧。」
      雷奥特笑着说道。
      「呜……」
      莎拉露出悲哀的表情,她张开嘴巴开始服侍着雷奥特的肉茎。悬空的姿势给她增加了不少的难度。好几次的想要吸吮都因为身体摇晃而滑了出来,体内越来越强烈的火热感让莎拉难过的快要哭了。雷奥特看着好笑,抬头调整了下触手的位置。
      「唏咻……唏咻……」
      终于稳住身体的女医师连忙卖力地舔舐起来。
      「真没想到啊,在人前装得跟个天使似得,背地里却想母狗一样追逐着男人的肉棒。」
      雷奥特抚摸着女医师的秀发嘲笑道。
      「嗯噗滋……唏咻……唏咻……」
      莎拉没有回答,一心一意地服侍着眼前的肉茎。不时用自己的小嘴深深地吞吐着,她害怕一停下来自己的身体会坏掉,不论是怎么被侮辱,被弄脏都无所谓了。
      「啧啧,我说你这条小母狗啊,没有给男人口交过吗,不能光是含着,要用你的舌头舔背面的筋。明白不?」
      雷奥特说道。
      莎拉立刻听话地吐出舌头舔舐起来。那副样子,就跟一个被驯服很久的性奴一样。这位水蓝色的天使卖力地服侍着曾经的同僚,只为了寻求快乐。
      「噗滋……嗯咀噗……啾……嗯咕……」
      「嗯……呜嗯……噗滋……咀噗」在莎拉的吞吐下,雷奥特终于低吼一声,将精液射进去女医师的小嘴里。
      「想要肉棒的话,就把这些全部喝进去。」
      雷奥特按住莎拉的螓首说道。
      感受着体内有些热的粘稠液体,莎拉如同孩子般轻轻点头,她忍住有些反胃的恶心感,将雷奥特腥臭的精液慢慢地咽了下去。
      「很好,看来莎拉你的理解能力还不错,这么快就知道如何用小嘴服侍男人了。」
      雷奥特淫笑着,突然说道:「呼,射过一次之后,突然有些累了。」
      「啊……」
      埋首于雷奥特胯下的莎拉吃力地抬起脑袋,那副奇异的表情看得雷奥特几乎兴奋地大吼起来。
      「怎么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雷奥特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侮辱莎拉的机会。
      「约定的……肉棒……请……」
      莎拉通红着脸蛋说道。
      「哦?我不是按照约定,让你品尝过了宝贵的肉棒了吗?」
      雷奥特嘲弄道。
      「那样……那样的事……」
      莎拉的俏脸浮起绝望的表情,她的身体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小穴饥渴的几乎要爆炸一般。可她却连晕过去都做不到。
      「真是一张好可怜的脸,就那么想要肉棒吗?」
      雷奥特抬起莎拉的下巴问道。
      「想……想要……」
      莎拉拼命拜托着。
      「呵呵,我的肉棒暂时没有,让触手肉棒先满足满足你好了。」
      雷奥特说着,用手按下了触手椅子另一个按钮。很多触手冒了出来,爬上了莎拉的身体,将她小穴和后庭的外壁勾起来分开到最大,露出里面鲜嫩的肉来,两个最大的螺旋状触手一边儿微微震动着,一边如同蛇一般游动过来,贴着穴口不停摩擦着,她丰满的胸部也被触手缠绕在一起,细碎的触手一刻不停地开始刺激着那早已经充血挺立的乳尖。
      「想要它们吗?它们可是很粗暴的,也许会把你干坏掉也说不定哦?」
      雷奥特问道。
      「要……请求……放进来……求求您。」
      莎拉瞳孔已经变得空虚,再得不到安慰的话她真的要坏掉了。
      雷奥特淫笑着,按动按钮。徘徊在莎拉后庭处的粗大螺旋状触手瞬间挺起,猛地插入了女医师娇嫩的菊蕾之内。在粘液的润滑下直接捅进了最深处。
      莎拉的双眼瞪大了,她的小嘴大大地张开,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曲线玲珑地身体猛地一仰。一大股爱液好似小喷泉似得从她的小穴里喷了出来。
      (好涨,但是好舒服。女医师在心中想着,她无法否认这种飘飘欲仙的快感。
      「嗯……嗯!嗯嗯嗯!」
      进入后庭的触手再顶进最深处之后,突然一颤,好似触电似得收了回来。这种类似于排泄的奇异快感让莎拉几乎立刻就达到了高潮,她的舌头吐了出来,好似母狗一般快乐地喘息着。
      停留在胸部的触手也开始了行动,相比后庭处的粗暴,胸部的触手则非常温柔地揉弄着莎拉的乳肉,鱼线般的小触手盘起那雪峰山的樱红,好似在捋动一般上下地动了起来。两只带着注射器地触手伸了过来,将里面翠绿地液体打进了女医师的乳头之内。
      「啊……啊……胸部……奶头那里……好奇怪……好热。」
      莎拉大声的呻吟着,甩动着那头棕色的秀发。小穴里不停地流淌着的爱液跟被触手侵犯着的后庭肠液一起汇成一股,滴落在地面上。随着触手责备的加强,莎拉的全身有如触电一般颤抖着,乳头里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大股母乳。强烈的刺激让女医师头脑中一片雪白,终于达到了高潮。
      「呀……啊啊啊……」
      被触手吊在半空中的莎拉痉挛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平复下来,她的体力大量的消耗,全身上下满是汗水,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可责备着她身体的触手竟然又开始动了起来。
      「等等……让……我休息……休息一下……」
      莎拉恳求着,可在她菊蕾中抽送着的触手仍然用奇特的韵律动着,很快,莎拉就发觉自己的身体又一次热了起来。而且比之前的速度猛烈的多。
      「啊啊啊……那样……怎么会……」
      消耗了大量体力的莎拉发出悲鸣,她的心脏激烈地跳动着,被侵犯着的胸部和后庭好似着火了一样。
      「怎么样,还想要肉棒吗?」
      雷奥特问道。
      「要……啊……肉棒……肉棒插入……」
      莎拉如同母狗一般求欢。
      「哪里想要?」
      「小穴……莎拉淫荡的小穴……想要肉棒……狠狠的插入……搅拌……」
      雷奥特满足的大笑着,他命令曾经高高在上的女医师继续服侍着自己的肉棒,按下了触手椅子又一个按钮。那根最大最恐怖的触手肉茎噗嗤一声,插入了女医师已经洪水泛滥的小穴之内,这超绝地刺激让女医师双眼翻白,整个人被触手吊在半空中如同抽筋一般动着,浅黄色的尿液从她那被大大撑开的小穴口出喷了出来……